汕头贵金属回收网—金,银,钯,铂,铑,
镍等贵金属的废料废水废渣回收提炼。

疫情使中国金属供应链处于危险之中

据外媒报道,作为全球最大的金属消费国,中国正寻求重启全国各地的工业活动,此前大规模的封锁对经济造成了沉重打击。

但关键金属制造原材料的潜在短缺,给从家用电器到电动汽车电池等各种产品的生产带来了风险。

中国3月份铜进口量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,但仍面临挑战,因拉美主要供应商因疫情封锁而减产。

期铜价格上周大幅上涨,此前中国铜进口量反弹,表明中国制造业可能比最初预期的更快走出了低迷。

国际铜业研究组织(International copper Study Group)的数据显示,去年中国近80%的铜精矿依赖进口。

尽管疫情处于紧急状态,但主要供应国智利的出口基本未受影响。

全球最大的智利国有铜矿企业Codelco最近报告称,尽管该公司已采取措施阻止其业务中疫情传播,但其生产仍在按计划进行。

该公司对路透社表示,虽然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大客户都因疫情而关闭了工厂,但公司还是100%实现了销售目

氯化钯回收

标。

在秘鲁,一些矿商已减少发货,甚至完全停产。

3月16日,秘鲁宣布进入紧急状态,以减缓疫情蔓延。此后,总部位于澳大利亚的MMG撤销了对Las Bambas铜矿2020年产量的预测。Las Bambas是秘鲁最大的铜矿之一。

一家南美矿商表示,中国冶炼厂正变得对供应“非常紧张”,而冶炼费用直线下降,表明市场将更加紧张。

研究机构安泰科(Antaike)的数据显示,2019年,来自印尼的进口令中国国内产出相形见绌,但这个东南亚国家已禁止镍矿出口,中国港口的库存处于自2018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菲律宾最大的镍矿生产商亚洲镍业公司(nickel Asia Corp)和全球镍铁公司(Global Ferronickel)暂停了采矿和出口业务,以遵守控制冠状病毒的措施。

安泰科镍业首席分析师表示,供应紧张将迫使中国的不锈钢原料镍生铁(NPI)生产商“考虑减产”。

铝土矿

CRU分析师估计,中国2019年用于生产铝的氧化铝产量中,进口铝土矿约占40%。

最大的铝土矿供应国几内亚迄今未出现供应中断,而澳大利亚铝土矿现货价格仍处于低位。

“几内亚的铝土矿已经出现了一些确诊病例,可能还会有更多。”

“我们需要看看政府在控制疫情方面会做些什么。”

国际锡协会(International tin Association)驻中国首席代表说,中国30%-35%的锡精矿依赖进口,其中绝大多数来自邻国缅甸。

今年1月和2月的入境

上海贵金属回收公司

货运量同比下降,没有受到疫情相关干扰的直接影响,但缅甸的矿山缺少愿意跨境维持矿石加工业务的中国工人。

“我们认为,从5月份开始,情况可能会有所好转。”

中国大型冶炼厂有足够的精矿库存,可以维持3 – 4个月,但私营冶炼厂在4月和下个月的上半月将面临困难。
(英文来源:Mining.com)

赞(0)
欢迎转载文章请注明文章出处:汕头贵金属回收 » 疫情使中国金属供应链处于危险之中
分享到: 更多 (0)

汕头贵金属回收 专业可靠 自有工厂